當前位置 首頁 > 職場薪聞 > 就業指導 > 行業觀察 > 科特觀察了115名哈佛畢業生,總結出8個商業發展新規則
科特觀察了115名哈佛畢業生,總結出8個商業發展新規則
作者: 時間:2019/7/1 閱讀:565次
事業成功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意味著一份在經濟上和心理上都令人滿意的工作,又能支撐起健康的自身或家庭生活,同時還能對社會有貢獻。
但是,當國際形勢日趨不確定,從裁員潮到國際貿易增速放緩,當陳腐僵化的組織已經無法適應市場變化的節奏,也無法為領導者和個人成長提供支持的時候,企業管理者和員工應該如何迅速反應,尋找新的或合適的商業思維來應對變革?
「領導變革之父」科特在《新規則》一書中,觀察了115名哈佛商學院MBA畢業生近20年的商業發展路徑,并從他們的個人經驗中,總結出在全球化競爭市場中應對復雜商業環境的核心變量及規律,包括:非傳統的職業路徑、全球化的機遇、創業者的機會、與合作方協同、領導力優于管理、達成交易、自我驅動、跨界學習。這是商業發展的「新規則」,也是個人如何在時代洪流中逆勢轉型、做出正確選擇的不二法門。
你或許會好奇,一個基于一小群哈佛MBA 個人經歷的研究結果對于更廣泛群體的意義,應該如何論證。科特教授認為,這個情況就和看待體育明星差不多。雖然從罕見的天才球星身上所獲得的經驗通常都很難推廣到其他人身上,但觀察這些最成功的球員,總能讓人學到一些關于提升球類技能的寶貴經驗。對于觀察一群在商業領域非常成功的個人而言,這也是適用的。
新規則1
非傳統的職業路徑
公眾經常將成功的哈佛商學院畢業生和大工業企業的頂級管理層職務聯系在一起,這是很有道理的。大企業和商學院在150年前都并不存在。它們是在同時期發展起來的,并且在多數時間里,都是互利互惠的關系。哈佛大學獲得了來自許多大企業的捐款,以支持它的課程及項目研究。哈佛商學院也獲得了接觸有趣的商業問題的途徑,并以此撰寫課程案例。
但有意思的是,科特提出,方興未艾的全球化使得充滿活力和適應性的中小企業蓬勃發展,遠遠拋下了傳統大型企業,影響了富有進取心的管理者們的職業發展。
以《新規則》書中列出的研究數據為例。1974 年,這一屆哈佛商學院MBA 畢業生中的36% 去了大型或超大型組織就職。到1983 年,還留在大型或超大型組織的人占31%。到1991 年,只剩下23%。另一方面,同一個時期,在小型或超小型企業的哈佛商學院MBA 畢業生從28% 上升到43%,最后達到62%,其中很多是創業型企業。
機會所在的領域正在發生轉變。實現今天的職場成功,你需要掌握的一條重要規則是:當心常規和傳統。在一個快速變化的時代,非傳統的選擇通常意味著勝利。
新規則2
全球化的機遇與挑戰
全球化是政治、經濟、技術等力量的共同產物,下圖展示了全球化進程開始的1973后美國的經濟環境對行業、公司及職業生涯造成的影響。這些變化影響了當時的美國人,科特應該沒有想到,他的發現,今天依然能夠啟發大洋彼岸的年輕人,并為今天我們的職場選擇提供參考。
一個越來越興盛的趨勢是,擁有高收入的商業人士不再是那些沒有接受過教育、在美國大公司資本主義第一階段白手起家的人。全球化將決策的復雜程度提高到了新的水平,而有能力應對這樣復雜程度的人,似乎大多數是受過良好教育、畢業于頂尖院校的個人。同時,與那些體育運動員不同,他們積累財富的職業生涯可以長達四五十年,而不僅僅是短短的10 年。
此外,作為全球化和其他變化力量的結果,新的競爭者進入了許多產業,市場規模擴大了,同時,許多限制市場競爭的規則都被消解了。這些規則中,部分是正式的,比如政府規定、勞動協議、企業官僚化的政策。但也有許多規則是非正式的,比如「你不攻擊我,我就不攻擊你」,或者是在過去的經典寡頭經濟中演變出來的「讓我們都用這個價格賣貨」的模式。競爭壁壘減少,增加了企業間的爭斗,增加了不確定性,提高了變化的速度,為生產者帶來了更多的風險和機遇,也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多高質量或是低價格的產品和服務。
全球化的市場和競爭正在創造翻天覆地的變化。新規則是:想要成功,你必須從變化更快、競爭更激烈的商業環境中找到變現的方法,同時還要規避這樣的商業環境中固有的種種風險。
新規則3
創業者的機會
我們先來看大公司的狀況,在一個競爭更為激烈的全球商業環境中,許多大公司發現他們人員冗余,過度關注企業內部,辦公室政治嚴重,官僚化嚴重,多少有點自大,缺少有效的領導力,等等。但這些困難實際上也是多年在缺乏競爭的環境下輕易獲得成功的惡果。正如科特和詹姆斯·赫斯克特(James Heskett)在《公司文化與績效》中的觀點,在行業統治地位上停留太久,一家公司就很容易產生倦怠、目光短淺和懼怕風險的企業文化。
小公司在更開闊、更有影響力且因此更令人滿意的工作環境上,提供了更多的機會。科特就理查德·哈克曼(Richard Hackman)所發現的一系列可能讓個人生活滿意度更高的問題,調研了115個MBA 項目參與者。平均來看,他們給小公司內的職位打出了更高的分數。人們通常認為這些工作能給予員工更多的反饋、更多的自治權、更能讓人看到工作從開始到結束的進程,以及有更多機會體現個人的判斷力。同樣地,當被問到工作中的問題的時候,在小公司中的人給出的反饋較少影響到他們對工作的滿意度。在大公司里的人,更可能抱怨沒有什么權力,有太多模棱兩可的事情,有太多自相矛盾的要求,以及個人影響力太小。
所以,越來越多的,成功將屬于那些小型的、創業式的組織,而非大型的、官僚性質的組織。新規則是:相比起在大型傳統企業中的人,那些創立和發展小型組織的人通常都獲得了更高的職業滿足感、更多的收入。
新規則4
與合作方協同
1974 屆哈佛商學院MBA 畢業生中,這樣的故事一次又一次地重復發生著。他們或許名義上是在為小企業工作,但實際上他們也在很大程度上卷入了大企業的運營。他們的簡歷告訴我們,他們選擇了拋棄大型組織,尤其是大型的制造業企業,但實際上他們并沒有離開。他們作為顧問、經銷商、財務顧問、房東,以及通過各種各樣其他的身份,繼續為這些大組織服務著。在第三經濟階段的環境里,他們在公司外部經常比在內部賺到了多得多的錢。而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完全肯定,他們在企業外部會比在內部更有用。
他們并沒有拋棄大公司, 但他們把一些東西拋諸腦后了——高不可攀的命令和管理層級,以及常見的對服從的強調。1974 屆哈佛商學院的MBA 畢業生們,尤其是他們中最成功的那些成員,不怎么處理將他們和另一群相對同質化的人連接在一起的上下級關系,而是更多地處理那些連接了更多樣化人群的橫向關系。從這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給許多人提供了有關未來的預告:一個有著更少層級和管理的未來,將會有更市場化的關系,更多樣化的參與者,個體之間會有更多的協商和對領導力更大的需求。
巨大而內向化的層級在快速變化且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表現得非常糟糕。因此,所有地方的大組織都被迫精簡,減少官僚主義,以及更貼近顧客和供應商。這個趨勢提供了絕佳的機會——給小型經銷商、供應商的機會,尤其是對商業顧問更是如此。
新規則5
領導力優于管理
管理是使得繁復的層級得以維持運作的核心任務,但在靈活網絡中,流程就變得不那么重要了——尤其是和領導力、談判/ 達成交易的能力相比。對于創造、發展、改變,或者中止企業網絡中更小和更不穩定的業務單元而言,領導力是必要的。而對幫助組織提升交易量,或者提升與其他跨業務單元之間的關系,達成交易的能力則至關重要。
下圖是科特關于管理和領導概念的經典區分:
科特認為,管理職務中的成功越來越強調領導力,而不僅僅是好的管理能力。即便是在企業的較低層級中,缺乏領導力也會損害企業表現及個人的職業路徑。扼殺員工領導力的組織已經無法繼續在競爭中取勝了。
陳春花對科特教授的評價是,「科特是一位重要的管理思想家,他區分了領導和管理的概念,強調領導者的基本職能在于倡導改革之風。他更是持續關注領導力的發展,不僅僅明確提供了新商業環境下領導力要素的內涵,更是基于變化的視角,探討領導者變革的力量來源及行動指導。在今天來看,仍然令人印象深刻,發人深省。」
新規則6
達成交易
正如領導者試圖創造激勵他人的愿景,經理人傾向于在正式管理層級中對工作精益求精,交易員們一般則更關注市場,同時他們也是卓越的談判者。顧問一般聚焦于項目,創業者一般聚焦于他們的公司,交易員則會通過關注資金交易的方式來看待這個世界。他們的生活就是發起那些能夠幫助企業發展、創立、轉型或運營得更有效率的交易。同時,因為這些交易一般都會卷入大量資金,就算交易員只能獲得其中很小的百分比作為傭金,他們也能變得非常富有。
全球市場環境為金融導向的交易撮合者提供了大量的機會。這里的新規則是:只要你能達成交易,就放手去做。但是千萬要小心,有些機會除了對交易撮合者本人,不是對任何人都是最有利的。因為有些人會從社會價值存疑的可能性上獲利,而公眾輿論目前對金融交易員整體(以及不那么強烈地對所有商業人士)持懷疑和不滿的態度。
新規則7
自我驅動力
在某個層面上,1974 屆哈佛商學院MBA 畢業生是在一個幾乎稱得上穩步增長的環境中長大的。他們對于艱難的經濟環境沒有多少直接認知。從他們人生的最早期歲月開始,他們的經歷就教會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競爭是好事,且是有意思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對高競爭場景越來越自信,更愿意設置高目標,并承擔風險。
從他們的生命之初,他們就開始發展能夠有效競爭的個人資產。這個資產名錄很長:健康的身體、聰慧的頭腦、踏實的教育、有用的人生榜樣、各種各樣的人生成就記錄、許多潛在有用的朋友和泛泛之交,以及自信。他們的父母和教育者在這些方面都起到了很大的幫助作用。父母教他們試著去贏,并給了他們在競爭中有價值的工具。學校體系將他們放進了無窮無盡的競爭活動中,并給予勝者認可,以及通往更好教育機會的路。
競爭驅動力和個人資產相結合,幫助這些人擁有了在動蕩的1973 后的經濟環境中定位高利潤機會的能力,有了發展利用這些機會所需要技能的能力,也因此能夠獲勝。
科特的研究收集了200個人的性格和背景因素,包括童年所處的社會經濟階層和智商在內,沒有任何一個因素和收入差異之間的相關性,比競爭驅動力更強。平均而言,那些更有野心且對實現目標有更強欲望的人,也相較于他們的同儕對他們的職業生活更為滿意。
在持續增大的競爭和高速發展的全球化商業環境中,勝利者斬獲頗豐,而那些無法或是不愿意競爭的人可能會遇到巨大的問題。新規則是:你需要做一個有能力的競爭者。有效競爭會對你提出很多要求,尤其是要有高標準和對勝利的強烈欲望。
新規則8
跨界學習
在當今這個發展日益加快的世界里,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在以令人震驚的速度被淘汰,甚至與剛剛過去的一段時間比,也是如此。商業概念、產品設計、競爭對手情報、資本設備和各種知識的可信壽命都變短了。當公司和個人保持不變,并試圖生活在過去的時候,他們極少會獲得成功。
在我們傳統的教育思維方式中,當我們討論教育的時候,好像在最后一個學位完成之后,學習歷程就結束了。但對于1974 屆哈佛商學院MBA 畢業生來說,這一點遠談不上準確。非線性的職業道路—有時是動蕩的時代創造的,有時被明確地視為一種學習的來源,通常是兩者的結合—已經轉變為重大的成長機會,使他們變得更強大,更具競爭力。
在今天的商業環境中,動蕩是很常見的。實際上,數以百萬計的人正受到海外競爭、裁員、合并等情況的沖擊。自信和有競爭力的人不會逃避這些挑戰,因為他們愿意誠實地看待自己的成功和失敗,他們會在其中學習和成長。而這些成長,反過來能夠讓他們越來越有能力應對新的經濟環境。
在快速變化和競爭激烈的環境中,正規的K12(基礎教育)到大學階段的教育非常重要,但這還不夠。要想在工作中取得成功,需要在獲得最終學位后還能獲得巨大的成長,學習更多新的方法、技能、技術等。動蕩的經濟環境會為那些愿意承擔風險并誠實反思自身經歷的人們提供許多成長機會。
來源:
熱門推薦
快乐十分技巧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